回顾:广东职工大讲堂第33期——郑永年《全球化趋于保守,中国扛大旗?》

时间:2017年4月18日
地点:南方传媒大厦402报告厅

英国脱欧、特朗普上台等一系列所谓“黑天鹅”事件的发生,让人们对全球化的走向深感忧虑。但在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看来,全球化肯定不会停止,逆全球化的说法并不准确,只是原来由欧美主导的全球化出现了困难,以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为代表的新的全球化动力正在涌现。“中国可以承担起全球化的领头羊角色,但要改变全球化的方式。”

英国脱欧、特朗普上台等一系列所谓“黑天鹅”事件的发生,让人们对全球化的走向深感忧虑。但在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看来,全球化肯定不会停止,逆全球化的说法并不准确,只是原来由欧美主导的全球化出现了困难,以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为代表的新的全球化动力正在涌现。“中国可以承担起全球化的领头羊角色,但要改变全球化的方式。”

郑永年4月18日做客广东职工大讲堂时发表上述观点,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广东职工大讲堂——2014年他曾为广东职工开讲全面深化改革。他目前担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、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兼首席专家,他的演讲以全球化为主题,包括中美关系、中国周边关系等内容,并在现场与职工听众展开热烈互动。

●南方日报记者 黄应来 实习生 罗立兰 通讯员 姚文军

“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将延续”

在郑永年看来,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“修昔底德陷阱”,即新型大国和老牌大国之间不要发生冲突,中美之间不要发生冲突。“修昔底德陷阱”这一术语首先是由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艾利森提出的,这个源自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理论认为,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权竞争时,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。

“避免战争不仅仅是因为中国本身的现代化、中国本身的经济发展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,避免战争也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责任。如果自己崛起了,和老牌大国发生冲突对自己不利,对整个世界也不利。”郑永年如此阐释。

郑永年认为,近年来中美双方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,奥巴马政府虽然没有明确说接受这个提法,但在这个概念影响下,美国意识到中美关系不是简单的双边关系,而是非常复杂的双边关系。

“现在特朗普上台了,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,但是我觉得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还是存在。”郑永年说,据他分析,新的美国政府不一定会接受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,但会接受其中内容。“特朗普公开说跟习主席见面之后有很多化学反应,新型大国关系我觉得还是可以延续的。”

郑永年将中美两国的关系比喻为支撑当今世界的两根大柱,他说:“无论哪一根柱子倒了天都要塌了,只要中美关系稳定了基本上世界不会乱,但是如果出现问题世界就会产生大问题。”

郑永年还展开说,与前任奥巴马不同,特朗普是一个精明的商人,但却被美国媒体描述为“疯子”,这是很片面的,中国不要被美国媒体所误导,如果也这样认为是很危险的。

在南海“中国做得非常正确”

郑永年表示,近年来中国对周边外交非常重视,周边外交包括朝鲜半岛问题、东海问题和南海问题等,处理起来比较棘手。

郑永年说,东海跟日本的关系这几年已经稳定下来,但是还没有解决,主要是钓鱼岛的问题。他认为,这一块基本可控,短期内不会发生大的战略冲突。

郑永年力挺中国的南海政策,他认为中国做得非常正确,因为正如中国官方表态:“如果我们不做一些事情,南海可能变成了历史,都让周边国家占领完了,这肯定是不行的!”

郑永年认为,这几年我们在南海的作为是对的,美国人批评我们。尽管美国反对,我们还是要掌握南海的主动权。

郑永年称,中国85%以上的海上贸易要经过南海,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、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,并且随着中国的发展还会继续维持贸易大国的地位,海上航道安全对中国来说相比其他国家都重要。世界上很多航道安全,需要两个大国之间的配合来维护。“海上航道安全在政治学上被称为世界性的公共服务,大国必须提供的,中国与美国在这一点上没有必然的冲突。”

“美欧遇到困难,但全球化不会停止”

上世纪80年代、9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,主要是欧美资本推动的,欧美跨国公司推动了全球化。当前出现了一些逆全球化的现象,近年来全球贸易的增长低于全球GDP的增长,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提出搞贸易保护主义,英国脱欧……

在郑永年看来,逆全球化的说法并不准确,全球化会继续,逆全球化用中国的话来说就是欧美进入到调整整顿时期,过去由欧美所主导的全球化出现了问题。

郑永年分析称,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创造了大量的财富,但在不同国家不同社会群体中分配不均,导致收入差距拉大,社会分化严重。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美国中产阶级占比为70%—75%,但是现在美国中产阶级占比不到50%,不到10年下降这么多,这也是特朗普的主张会崛起的主要原因。英国也是如此,亚洲有的国家情况也类似。所以,全球化到了一个需要调整的关口。

调整会不会导致逆全球化呢?郑永年认为,当欧美资本流向发展中国家,欧美资本流向中国,这无疑就是全球化的表现。但欧美国家通过某种方式使资本回流,这也是全球化,虽然方向改变了。只能说现在美国和欧洲没有强大的力量领导了,但全球化本身不会停止。

郑永年说,特朗普以改善美国的投资环境将美国的资本吸收过去,将其他地方的资本吸引过去,就像我们改革开放之后改善投资环境。这不是逆全球化,而是说欧美主导的全球化改变了。英国脱欧,是因为欧盟吃大锅饭本身不利于全球化。英国脱欧会在欧洲产生新的全球化,欧盟和英国的竞争开始了。英国是海洋国家,它还是要做生意。

郑永年认为,资本走到中国是全球化,资本去美国也是全球化。

“西方企业家欢迎中国维护全球化”

郑永年表示,特朗普要做的这些事情,也会为全球化提供新动力,但是对中国的压力非常大,因为我们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是接受西方资本,如果资本回流,中美下一步怎么竞争国际优质资本,这是很关键的问题。

“中国提出的‘一带一路’战略就是全球化的体现。”郑永年说,中国的定位很有智慧,“一带一路”、亚投行不是要去取代世界银行,或者是取代亚洲银行,我们只是做一个补充。

郑永年称,习近平主席去年在杭州G20峰会和今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的两次讲话都非常受西方欢迎,尤其是美国那些大企业家,他们希望中国充当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领头羊。中国维护全球化、支持全球化是符合他们发展方向的,所以非常欢迎。“我们可以承担起全球化的领头羊角色,这既有利于西方也有利于发展中国家,有利于中国可持续发展,但是我们要改变全球化的方式。”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   ICP经营许可证号:粤B2-20050235 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  18122015068

Copyright ©Southcn.com

All Rights Reserved

南方新闻网 版权所有

经营许可证号:粤B2-20050235